連兩周都跑宜蘭,這次是因為姚元浩舉辦一場衝浪比賽,最後看浪況,決定比賽地點在宜蘭烏石港。

比賽原定星期六和日兩天都有比賽,但是因為炫寶星期六還要上班,所以我們六點多才從台北出發。炫寶的朋友們在宜蘭雙獅那邊烤肉,我們過去跟他們會合,先是一陣瘋狂的打鬧玩樂,炫寶全濕,滿頭滿臉的啤酒(我閃得很遠),看這種瘋狂的打招呼方式,我還是躲遠一點得好。

好不容易能坐下來好好聊天,才知道比賽被鬧場,所以中止了,隔天的比賽也決定停辦;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衝浪比賽,沒想到連個影子都沒看到就被迫中止,真的好可惜!

他們都是很熱情的人,跟他們一起嘻嘻哈哈的也很開心,炫寶最開心的應該是拿到他的Bing Board吧,放在恆春那,久違的愛板。

阿水他們一行人晚上要去romm 18跑趴,說是要去看看「台北的夜店」,我跟炫寶也是很久沒去夜店了,但我們才剛從台北過來,再回台北就整個很瞎,而且如果要去就得回家換衣服,總不好穿著夾腳拖去夜店,這樣路線就會變得很曲折,更別提我們還帶著一塊長板,完全行動不便,還是決定放棄。

因為車頂綁著衝浪板,不好隨意停在路邊,所以晚上跑到礁溪找了間motel落腳;他的格局是一棟接一棟的三層樓連成面對面的兩排樓房,一樓是停車位,二樓是客廳和浴室,三樓是臥室,這樣整棟的在星期六居然只要1580元,還附早餐,真是超便宜!

床很大,轉一圈也不怕掉下去,整個超舒爽!已經很久沒睡得這麼好了,我覺得我在家的睡眠品質不太好,可能是枕頭的關係,常常睡起來還是覺得累,不像這天早上醒來就是神清氣爽啊!

中午才要check out,我們上午再跑回雙獅,炫寶扛著愛板下海去玩耍,我抱著小筆電窩在「Hi surfclub」(←可點選文字看網頁)畫隊形圖,整個很認真!自己的舞碼都沒這麼認真畫圖。

悠閒的感覺好舒服,在這裡都會有種時間變慢的錯覺。

中午退房之後,我們就回台北了,這次沒塞車,卻意外碰到另一個麻煩,炫寶的Bing Board太長,搬不進他家,卡在一樓大門的第一關,怎麼轉向變角度都進不去,最後只得放棄,改放到我家來。

我很想學衝浪,但是我也在考慮要等到近視雷射手術做完再開始,不然戴著隱形眼鏡下海玩,碰到海水真的很不舒服,每次翻板栽到海裡面,爬起來之後就要等上好一陣子,眼睛刺痛的感覺才會減緩,有夠麻煩的!我並不怕栽到海裡,但是討厭眼睛刺痛的感覺。

所以現在就單純當個陪客就好啦!在沙灘上爽爽的曬太陽。

底下附上新聞報導。

-----

沒政府! 姚元浩辦衝浪誤擋財路 在地黑衣人攪局 NOWnews 2009/05/25

演藝圈「衝浪達人」姚元浩23日在宜蘭烏石港海邊舉辦衝浪比賽遭黑衣人恐嚇,究竟這些人是誰?東森新聞獨家掌握這些人疑似是當地一家長期主辦衝浪賽的衝浪店家找來的,因為不滿身為外來客的姚元浩沒經過他們同意,就自顧自的辦起衝浪賽,擋人財路才會出面教訓。

上週六(23日)登場的衝浪比賽,清晨五點,藝人姚名浩接到三通恐嚇電話,姚元浩說,「如果在這裡辦比賽試試看、試試看!就掛電話了,講完之後呢?其實我心裡很害怕。」

當時在場的選手用DV紀錄,這些不速之客一個個露出刺青,姚元浩指出,「隔了五分鐘之後,他們就在旁出租衝浪板,褲子當場就拖了,穿著四角褲直接下水,差點衝撞到我們小朋友,我們很緊張呀!如果撞到很嚴重,受傷了怎麼辦?」

在沙灘上大批兇神惡煞擺明了來攪局,除了穿黑衣,有的更是故意拉起衣服秀出顯眼刺青,不論是下背部刺上巨龍的,還是肩上刺有老鷹的,甚至鬼頭圖案刺滿全身,全都讓人看的膽顫心驚。

事後在場選手小布表示,「很殺,對!因為每個都刺龍刺鳳的,就一群人很……,還滿恐怖的啦!」另一名選手小瑋也說,「不知道為什麼(警察)處理態度這樣,我們會覺得好像有點沒有被保護到,好像警察一直站在那邊,說『沒辦法就這樣子』。」

雖然警方全程蒐證,由於這些黑衣人沒有動手動腳,加上海邊是公共區域,警方無法驅離,最後比賽只好被迫取消,姚元浩損失60萬元。警察的出現阻止不了,比賽被中斷,來自全台一百多位選手感覺很委屈,第一次衝浪被恐嚇,他們感覺不到警察在保護他們。

警方經過追查,黑衣人就是在地人,來自烏石港旁一家長期主辦當地衝浪賽的衝浪店家,懷疑是店家因為不滿身為外來客的姚元浩沒有事先打交道,自顧自的辦起新的衝浪賽,不滿財路被阻擋,才會派黑衣人出面阻擋。由於這家衝浪店在當地形成一股勢力,之前就曾傳出和外來店家發生過衝突,因此究竟是不是他們指使,警方將繼續追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豹芙小姐 的頭像
豹芙小姐

豹芙小姐

豹芙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