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到弦歌,門口擠了一堆人,等Aida來開了門,一進去就差點被撲鼻而來的濃烈化學藥劑臭味薰倒;透過透明塑膠布看大教室的地板,厚厚一層還沒乾的亮光漆,臭味比昨天還嚴重非常多;肚皮舞班今天要上課,只剩小教室可以用,我們就抱著同情奪門而出,把她們留在可怕的地方上課,我們另尋練舞地點。

臨時要找有鏡子的練舞地點很困難,所以我們就挑在東區捷運地下街的廣場練舞,至少是有冷氣(還很強)的室內,不用在外面曝曬。剛好貓妖還沒出門,就拜託她帶外接喇叭,應急是很夠用了。

自從沒有在中正紀念堂和捷運雙連站練舞後,就都是在教室上課,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學舞,還真有點懷念以前熱血的日子。

豹芙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